[關於……]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光的指輪]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花的記憶]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風的聲音你的聲音]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一蓯芬芳]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芳鄰]
  
[容身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春色豈知心]
[琮琮淙淙]

BGM:碎花(潘儀君Ver)
[時間之扉]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一些话

不得不莔 发表于 2008-9-26 19:46:00
 

这几天遇到了很生气的事。
无论我怎么冷静的思索与克制,思来想去的结论还是,我很生气。
我觉得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克制我的愤怒,任何一个人面对这样荒谬与不实的指控,都不可能可以摆出上帝他妈的姿势。
这对我来说,是很严重的事,因为已经涉及到对我的职业操守的判定。

那篇据说有问题的文,我去找了阿姨的原文来看,也把它们给了许多朋友看。
每个人都肯定了我的判断,准确的告诉我那个评价完全是瞎扯淡,对,就是瞎扯淡。
我相信我的朋友,她们一定不会碍于我的面子就姑息我的错误,我也相信我的判断,对于一篇从来没有看过的文,我要怎么才能做到与它有惊人的相似度?
创意撞车这种事,其实很常见,这也是为什么我没在第一时间提出抗议的原因,我选择了冷静面对,然后去把原文找出来看了一遍。
然后,我发觉,这根本是无论立意主题甚至情节主线都完全不同的两个故事,那些被罗列出的相似度里,我唯一无法辩驳的大概就是我像阿姨一样把女主角丢到乡下了,至于所谓相似的人物设定,我真想仰天长叹,像这样的男角设定,随便翻开哪个作者所写的言情小说,我保证都能找到类似的角色。
就是这样一篇,我自己认认真真写的东西,说出那种不负责任的评语的人,甚至因为“设定太相似了不想再看了”这种理由而根本没有把它看完。
——我真的很想说,你们既然可以理直气壮的替人辩驳说不能因为一个人到处穿了另外一个人就不能到处穿,为什么对于这样一篇完全没有任何一丁点抄袭痕迹的东西做出这样的评价?双重标准不是这样订的。
我没有任何理由要平白接受这样不实的指控,也绝对不会接受,你可以说我的文很烂可以说它不符合你的要求但请你,不要在连全文都没看完的情况下,随便说人抄袭!
我有必要明确的表达一下我的立场,对于这件事,我真的真的很生气!

不可否认的是,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作者。
这不单只是写作才能的问题,也有个性方面的原因,我知道我的能力,也晓得我的局限性在哪里,晓得,却无法突破,所以一直被圈定在一个模式里,始终也得不到突破与进展。这也是,我写了这么多年,却连个眼熟都没混到的原因吧。
所以如果有人对我说,你的文章写得真难看,我顶多就是有一点小小的难过,但是绝对不会生气。
我对写作的自信与热情,一直都在逐年的退却,其实我最近越来越犹豫的问题,就像我妈说的那样,如果你根本无心在这个领域做出什么成绩,没有要成为作家的志向,就不要把它看得很高,作为兴趣可以,但不要让它来决定你的生活。
说起来我好像一直低估了我妈的语文造诣,后来才发现我妈的层次比我想的高很多。
我妈说对了我的顾虑和犹疑,所以我从前段时间就开始,越来越冷静的思考关于写作这件事,因为在家宅了一年的关系,并没有什么主要的经济来源,也因为,可能心里也有点舍不得完全不提笔,所以我没有毅然的断掉靠写点小稿子来赚点零花钱的念头,时不时的也会写一两篇小说丢给别人,发了就发了,没发就没发,也并没有多在意。
这种不太认真的写作态度,我早就已经不太想继续下去,而这件事情,让我本来就不大的热忱完全的冷却下去,或者甚至可以说,我很寒心。不过这样也好,终于给了我做出最后决断的动力,我是认真的觉得,这样不被尊重的合作关系已经没必要持续下去了。

在写作这件事情上,我想也许我还可以给自己一点点机会,只是为了实现从前定下的目标做最后的努力,所以我打算,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突破自己的瓶颈,无论如何也要写出一篇古代文,哪怕只有5千字,不论出来的成品如何,这是我必须要去突破的东西,如果做不到的话,以后真的什么都不用写了。
然后,在完成了这个目标之后,我要聚集我所有的精力,去尝试着写出一部篇幅较长的小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题材,就是很平凡的爱情,已经构思了很久,脉络也沉淀得比较分明,如果可以坚持下去的话,大概可以写得完吧。
顺便再说一句,要是到十月我娘找的工作还是那么镜花水月,就爬回去投靠二两好了,笑。总而言之,我的确必须得结束目前这么被动的局面了。

还有一件事。
本来没打算说的,因为我觉得,我可能不太有评价别人的立场。但是,怎么说呢,可能这一次真的有点受刺激,所以不免把心里阴暗的东西都给激出来了吧。
去年那一次去北京,一直被我归结为一次巨大的错误,当然见到了麻麻苏,跟她滚了床单什么的,还是属于很哈皮的回忆。
那种错误的感觉,从我在半夜在火车上的时候被告知,需要临时需要新的住所,然后满世界的寻找当时尚在北京的朋友收留我的时候,就已经凸显了。
那种荒谬而不着边际的感觉,让我觉得很不舒服,虽然后来顺利的找到包子收留了我,而后又爬去麻麻苏的家里叨扰了几天,但还是多少埋下了心结。
可能我真的考虑不周全吧,一个住了三个认识的人的家里,跟其中的两个都知会过了,最后一个,因为很久没有联系,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打个招呼,然后因为第三个人不肯,结果,在我人已经在火车上的时候,得到了必须去找新住所的消息。
我不晓得倘若别人遭遇了相同的问题,会有怎样的心情,我只知道,当时看着漆黑一片的车窗,愣了很久才开始翻出手机里的电话簿寻找下一个住所。
我设想过无数次,如果调换一下立场,我会怎么做,但是我想来想去,我也不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那些东西我并不是不能体谅,也不是不能理解,甚至我还可以很上帝他妈的把所有的过错的揽到自己的身上,但是我就是做不到完全不在意,更没有办法干脆的遗忘。
后来还是见了面,递出了手信,吃了饭,聊了天,也听到了对不起,但是就是没办法,彻底的释然。
而后又陆续遇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生活上的问题,成功的面试与失败的面试,MT的工作最后还是去上了班,但偏偏又碰到了一个最意想不到的女人,做着完全超出预期外的工作……
最后会被我妈频繁的电话攻击搞到决定再度离京,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天花乱坠的高薪诱惑,也有很多生活上突然出现又不太想要去面对的窘迫感,当然也是真的是因为,我已经从心底里觉得,这个城市,也许我真的没什么必要再待下去了。

这些事,我没有跟人说过,麻麻苏倒是知道,但也不太知道详情,我也想过,这些话大概永远都不用说出来比较好,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忍不住的透露出那些阴郁的不快,也是因为,我真的,对于某些事情某些东西失望到了极点了吧。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很奇怪,很微妙,也真的很难界定,甚至永远也说不清是非对错。
对于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我始终记在心里,小心翼翼的如履薄冰,然后尽力去弥补,虽然造成的伤害无法挽回,但我总希望可以多少修补一些,而对于另外一些事情,我也可以果断的选择忘却,或是长久的缄默,并不是我个性隐忍或是软弱,只是有时候,真的不愿意去狠下心,或者干脆就说,我很懒好了。
很难得会认真的倾吐一次,这一次,就当是我最后的任性吧。

我这个人,大多数的时候都过得很随性,可就算会干出一些很离谱的事情,也在一定的价值观范围内,不过可能我这样的性格,也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吧。
我不晓得我算不算一个好朋友,但就算是我天真的希冀,我也真的很希望,如果你认识我,并且成为了我的朋友,那么,但愿这样的相遇对你而言,就算不是最好也一定不会是最差的邂逅。

去年发生过的事情,大概真的因为是本命年,所以诸事不顺,想说躲在家里过完那一年就好了,没想到2008年,还是不太顺。
现在,就只能期待,2009会好一点吧。
不论怎样,我需要一个新的出发。

 

            

 Re:一些话

某维(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6 2:46:00
 
某维(游客)出了趟省城回来怎么突然热闹成这样了囧
阿迟迟我不定期来乃的博是正确的,至少在这里我能学到对“朋友”和“人情世故”这些词语灰常有爱灰常新颖灰常能从反面有助于我三观锻造的定义。
容许我“撞车”一下:一群崭新的NC诞生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花(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5 1:09:00
 
花(游客)“其实和我私交关系最铁的,不是小麦,而是菜菜和阿雅……”

打滚,印象太深刻鸟!告白GJ!X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花(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5 0:44:00
 
花(游客)噗,今天来逛一逛没想到盖了好多楼><,看的很过瘾(殴)

阿迟迟啊,俺只想说乃真是个小囧迟XD~(踹飞)

来听MC的【口がすべって】吧~=V=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暖(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4 17:28:00
 
暖(游客)作为一个与XX志毫无关系的阿迟的好朋友,和当初北京事件的知情者和当初那个所谓的莫名其妙指责迟迟抄袭琼瑶阿姨的事件的知情者,看到时隔多日之后,一群人跑出来跳墙角的事件感到无以复加的囧。
在我的字典里,朋友的定义很简单。
真诚。两个字。
很明显,XX事件,在我看来,有些人是不值得作为朋友深交的,或者大家作为熟悉的人,或者旧同事就好了,严格的说起来,一些旧事还挺让人觉得不大好说的。
当然,作为我个人而言,一直对迟迟说的就是,惹不起总躲得起。
不值得深交的,便保持平淡的相处就好。
反正人和人的缘分就这么回事。

嗯。关于这个琼瑶阿姨饭的事情。
原本我不想说什么的。
我看了一大群人在这个日志里闹腾,然后又去看了当初那个说看不下去的姐姐的日志,然后感到特别特别的生气。
OK,时隔这么久,一些不大愉快的事情本来就不想提了。
当初这个说看不下去的姐姐的话,我是看了的,今天看到这个姐姐的博客,我再次被囧到。
一群人在底下说是退稿,退稿是觉得稿子不合适,或者其他,总之就是回避了当初说的那个话题,然后这个说看不下去的姐姐却在博客里大肆强调那些所谓的论证,忍不住让我想起了当初那所谓的一条一条的相似度。
请恕我愚昧,在此之前,我并没有看过琼瑶阿姨那个书,在那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去拜读了琼瑶阿姨的书,实在是,实在是没有看出来哪里有“看不下去的主编姐姐”强调的那些相似度,更加不觉得迟迟那个文需要被阁下盖上那样的定论!
贵杂志格调高,看不上我们迟迟的稿子。这没什么,你、退稿嘛。咱们不高攀,,这写文的,谁没被退稿过,这没事。
可是用得着说上那样的话吗?
而且一面在这边跳墙角,又一面在自己的博客里大放厥词,这人真有趣。
得了,事到如今,谁也别惹谁了,
旧事,原本我们都忘记了这么一回事,也可以不予理会,还要拿到台面上来说,何必呢。
觉得有趣吗?
得了吧。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方式,你们要显摆谁也管不着,别再这里撒野了。
还是让我们纯粹的,来看看最近有哪些好萌的,哪些有趣的事吧~~
那些无谓的爱折腾的事情都离咱们远一点,咱们这是要过生活的,不是过电视剧的。
凡属不属于生活范畴内的,都远去一点。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坏人D(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4 11:45:00
 
坏人D(游客)无论谁是谁的朋友,谁不是谁的朋友,谁不是谁最铁的朋友,让一个女孩子半夜流落街头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吧?即使家里地方再小,收留麦麦一个晚上问题应该也不大吧。
要知道,浴缸也好,地铺也好,也比首都公园的自助西北风要强很多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5(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3 15:27:00
 
5(游客)“其实和我私交关系最铁的,不是小麦,而是菜菜和阿雅……”
晕,黑线满头。
这位同学,我不认识你,但你和小麦的关系不铁,不怎样,很不怎样,我倒是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大概只有小麦一人没看出来而已。你用得着还特地申明了来囧人么。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丝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3 15:07:00
 
丝瓜(游客)对不起,我食言了,再要在小麦你的博客上水一帖。
木格子,看在麦迟迟的面子上我不想狠说你,毕竟当时这文小麦给我后,我确实是要了,我们刊确实登了。
你去翻翻发给你的样书上的署名是你写的那篇文,和你自己的原稿差了多少,你如果还这么……啊,我不想说脏话……的话,就再继续跳……
还有,关于你继续提火星少女的话,关于你说我和阿雅之间关系的话,你还在继续挑……但你明显,还是没搞清状况……其实和我私交关系最铁的,不是小麦,而是菜菜和阿雅……
以上,剧终……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八宝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3 14:23:00
 
八宝菜(游客)雅竺关于此事的回复: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b0c8a60100bise.html

丝瓜关于此事的回复: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f789060100c4bg.html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格子(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3 13:57:00
 
格子(游客)事情做完了过来摸一下鱼,结果发现又堆了好几层楼,果然是昨晚一直在刷这篇日志的吧。

这次还要写得更长呢,哇都可以去写论文了。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之后我不会再做任何回应了,你们可以抓住这次机会继续往我身上喷口水。

有没有特别拜托迟迟把稿子投给你们,有没有那么想要高攀你们这本量多么大杂志,有没有特地让迟迟把我被抄袭的原文文档转发给你们,又或者在抄袭问题上我是不是比当事人更激动,迟迟都很清楚,我不需要跟你辩解什么。

你对我怎么看我无所谓,我们原本就不认识,你可以仅凭我一句留言就断定我这个人怎么怎么那是你的事,我把它太当真我就输了XD。我是什么样的人,朋友们很了解,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自始至终我想要的答案只有一个,几个月前你们已经让迟迟觉得很难堪了,何必还要隔那么多个月又旧事重提并且把矛头直指一个当时想要维护她而说了一句气话的朋友?你管我用什么方式,我只要让她不要不开心我就达到目的了。
就好像有人骂了我朋友于是我骂那人一两句也很在情理之中的吧。如果我骂这人是个秃子,而他刚好听到了并且很生气地跳过来揍我,只有三种可能:
1,他确实是个秃子,但他不想面对事实;
2,他其实是个麻子,他受不了被人骂成秃子,因为他觉得麻子比秃子还是好那么一点点;
3,他不是麻子也不是秃子,只是不太晓得尊重人。但他觉得突然被一个陌生人骂了很恼火,觉得自己不被人尊重,他心想这人谁呀?这人了解我什么?她凭什么这么说我?于是他想要讨个说法。但我给他的说法就是要别人尊重你起码你先尊重别人,你骂了我朋友所以我看你不爽于是我也骂你,你自己乱骂人又凭什么要求别人不骂你?你要改了这毛病说不定我看你爽了还会夸你有一头飘逸的秀发。

而你说的那些话,无非是想说她被人意指抄袭不是你想说的,但你没有决定权所以你只能原话复述,让她一个人站在陌生的地方也不是你的错,你有你那么做的理由。
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没有任何借口,这些理由或许可以让你觉得你做的都是对的,你自己会比较坦然。
但你有没有想过,身为她的朋友,你没有立场替她踢走抄袭这个可恶的帽子到底是因为你自己也觉得那文真的很像还是因为你的上司这么觉得所以你在上司和朋友之间选择了顺从上司?不管是哪个答案都一样伤人。
你让她一个人面对了被朋友抛弃在一个陌生地方的结果然后告诉她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做人的方式不对,这就是你对朋友的定义。真正的朋友是不是应该先设身处地替对方解决燃眉之急之后再来做爱的教育?
而我对朋友的定义让我说多了些话并且不小心还说错了话于是枪打出头鸟,被你们揪着我最初的一个认知错误不放而冷嘲热讽。

错就错在我说了你们公主志和火星少女是一个档,你们自尊受损了,又不愿意表现得和同类刊不友好,所以一开始我一提到这事你们就说我挑拨。

你有自尊,别人也有自尊,你的自尊并没有比别人贵。迟仔对自己被意指抄袭觉得很愤怒,因为她也有自尊,而且是她的朋友将别人对她的评价直接告知她,并且没有完全否定她所谓的抄袭——“我只能说没有相同的原句”,这话可比直接说抄袭狠多了。

我自认为目前写小说的水准还没有到达可以挑杂志的水准,所以即使当时以为你们是一个档,不管怎么说迟迟把文推出去了我也还是很感谢和很高兴,因为那文我原本是觉得根本不可能有杂志会要的,只是聊天时顺带聊到最近写什么时跟迟迟分享了下自己的少女心。所以虽然起点低了一点,我也不觉得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当然你们如果非要觉得自己是个很高的起点那我真的没有办法说什么),有杂志买了它且不管它是什么杂志起码都能一目了然地说明它有价值,无论它的价值是一分钱或者一百一千。
我对自己的小说根本毫无自信可言这也是迟迟一早就知道的事情,这个自我厌恶的心态恐怕一辈子也改不了,但只要有一个人喜欢看,我都会觉得很有前进的动力。所以她出于朋友的鼓励和支持才会帮我拿去推,想要让我知道不止是她自己喜欢我的文而已。但如果她知道帮我推文出去的结果是现在这样被扭曲成“哦原来她是想当个秃子呢”之类的冷嘲热讽的话,她会是什么感受,我完全可以想象。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鬼(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3 12:29:00
 
鬼(游客)|||||||||||||||||||||||||||||||||||||||||||||||

咪咪,乃一定要坚强 ε(┬┬_┬┬)3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丝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3 0:25:00
 
丝瓜(游客)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就再最后和小麦你说两句,对于那位B君,可能你我有不同的看法,但她确实在这两件事上都并不是故意针对你。

我手里的文,都是她点头才能登,我只有审稿权没有定稿权,其实你在我们这边的文,也等于是她愿意才登的。如果她针对你,大可以我给她第一篇你的文的时候,就不通过。没必要在这篇上难为你。

同样的,如果在来北京住的时候你不是只和A而是和我和B都打了招呼的话,事情不会这样,有的时候可能你主动打一个招呼,结果完全不同。本来你们也没恩怨,之前大家都是老同事,你和她做同事的时间要比我长得多。为什么不去和她打个招呼呢?我觉得只要你和她打招呼,她不会拒绝你的。 你光和A说肯定没用,我和A等于是住在她的房子里啊……

在你的博客里愤青也耍了,也和人掐了,水也灌了,对不起,我要说的就到此为止,不会再继续了……

反正我一直是把你当朋友看的,不管你还当不当我是朋友,我都认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丝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3 0:06:00
 
丝瓜(游客)这件事情我反复解释过,也道过歉,说老实话我这辈子没这么低三下四跟谁说过话。当然接不接受那是小麦的事,对于我来讲,我觉得我仁至义尽了,我也没有什么可被人指责为龌龊或小人的地方。
楼下的水果君讲话看起来很明事理,那么你说,你站在我的立场上,你又能怎样?大家立场不同。在小麦的立场上她确实委屈,在我的立场上我也只能不让她住。
做人处事,人际关系方面,有时候确实很难办也很麻烦。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丝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23:59:00
 
丝瓜(游客)有一个朋友到了我所在的城市,但我自己并没有房子,我的房子是和另外两个人一起租的,其中一个A也认识这位朋友,另一个B却因当年种种原因和这位朋友的关系不如我们两个好。所以他们很久没联系过。一般也不会去主动联系对方。但,我所住的这栋房子,正是B承租的,我和另一个人都是从她手里租房住。当年我们一起租这个房的时候,就说过不会接待朋友,连我的亲戚来这边,都是住的宾馆。

而且这个要来住的朋友,也没和我说过她会来住,她只和A联系过,所以当A告诉我们她要来住时,我不知情,B也不知情,我们两个都很愕然,A的房间只有单人床,根本没办法招待这位朋友,如果她来,只能住在我或B的房间,但是我完全没有准备,B也不同意她进来住。如果这套房是我自己的,或者之前和我与A都打过招呼,那么还有商量的余地,但是现在,B和我都很疑惑为什么我们不知道,B做为承租人,也有权利拒绝这位朋友进来住,因为她们很久没联系,确实关系很淡了……

所谓的北京事件就是这样,当然,如果说我不接待朋友,我就不配做她朋友,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是想说,我是一个没有房子的人,合租的问题很复杂,我到临了才能知道,完全没有准备。这些就是我的理由。我只是想说如果能事先每个人都沟通一下可能会更好。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水果君(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23:29:00
 
水果君(游客)1.关于北京那段唯一的感慨是:朋友这种东西,平时嘻嘻哈哈在一起又欢又high,关键时候却不能借你一条手臂的都不配这个名字。

2.其实那个说你抄袭的编辑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琼瑶饭吧。=_,=

3.我印象里的你是那种遇到这种不公一定会跳脚的人啊,为什么这次却忍了这么好几个月呢。这种伤害了你自己的事情凭什么不当面锣对面鼓啊。

4.性格这种东西太难改啦,如果改不了,不妨更喜欢自己一点。因为我向来也是横冲直撞的性格,所以相对的我也更喜欢直爽一点的人。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丝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23:23:00
 
丝瓜(游客)我当然不会怀疑麦迟迟的人品,但是我只是不明白为何你显得比当事人还激动。小麦和我们之前发生过什么,从以前到现在包括当年做同事的时候有怎样的交情,再包括其实我现在还有篇稿在迟迟手里想让她帮我发呢,这些你都完全不知情。

你也说了,你既不认识我们,也不了解我们刊,你不是此事的当事人,对此事也不是很了解,请问,那你以什么立场发这些一大段一大段的话呢?

你的立场大概就是我是麦迟迟的大亲友啊,我在帮她说话,但是参考你的楼上楼下,似乎只有你这么干,你可别说别人都不是亲友只有你一个对小麦好啊。

做事分两种,一种是越劝越和,一种是越搅越大,你是哪种,我就不便帮您区分了。

也很抱歉我不记得您,你的那篇文我确实现在给忘掉了,也没有向小麦要过你的联系方式和你在QQ或MSN上联系过,我记得连样刊和稿费的方式也我直接向小麦要的,确实没和您接触过。所以我看见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在莫名其妙地用阴阳怪气的口气说那种诽谤我们杂志的话,我自然很不爽。

而且你说给麦迟迟文的态度是不是有点不妥呢?不管怎样是她帮您把这篇文给发了……虽然您在不知道是去年11月还是今年5月的时候已经看过刊并知道上面有篇抄袭您的文,还让麦迟迟传给我一个证实抄袭的文档还可能听她转述过我的解释,但记不住名字,虽然可能是误投了,没有投进您想投的火星少女……导致我们刊千字80-300的80元起步价菲薄稿费让您买房的那块砖稍微薄了那么一米米……

做为曾经在我们刊刊登过稿件的作者,我还是要感谢您在以上种种情况下,仍然决定将文章投给我们,就算其实您是将我们当成了火星少女才投的……

小麦的稿子被退,是因为我们的审稿标准,并不是针对小麦,换了别人一样退,就算那文是我或菜菜或我们内部编辑写的也会被打回去来。你可以说我们审稿标准苛刻,但没道理说我们故意针对小麦扣帽子之类。这点我也解释得很清楚,当然您也承认的很痛快,您扣这顶帽子给我们确实是诬蔑来着……您这种挺直腰杆目光炯炯承认我就是诬蔑你怎样的精神,我个人也很钦佩……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丝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22:58:00
 
丝瓜(游客)呃,等一下木格子,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你说你上厕所的时候翻了翻样刊,是指那篇2008年7月登念念不忘的吗?我们应该就给你发过那一本……2007年11月的那本……应该不是我们发的啊……那么你得知这件事,是在把文章托麦迟迟转投给我之前呢,还是之后?
小麦应该不会在帮你投文的时候还不告诉你投了哪家吧?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格子(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22:40:00
 
格子(游客)啊,我又忘记写名字了迟仔;_;
申明一下以免被指用马甲,下面那么多字又是我这个挑拨离间的人写的哦!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访客O63Vmy(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22:35:00
 
访客O63Vmy(游客)……哈哈哈哈哈!
你们好赞,一回家就看到这么赞的东西!
看来这个周末会很欢乐,迟迟晚上不方便上网真是太可惜了。

你让我这个还把小麦的博客加在我博客亲友链接的人情何以堪……
说到底,你是想要小麦和我绝交你才满意吗?


你是不是喜欢用这种形式来表达你珍贵的友情我是管不着的,也实在没什么兴趣去管,不过我想问的是,在你眼里迟迟会是那种因为两三句旁言就把一个真正的朋友否决掉的人吗?
假如你真的觉得我一个从来没有跟你打过交道的人可以仅凭两三句话就离间到你和迟迟的真正的友情的话,老实说我都觉得我真是不去当坏人都太浪费了呀!
而且迟迟交什么朋友是迟迟的事,我不会对她交朋友的眼光有什么过激的质疑。说到底我也只是她比较要好的几个朋友之一(而且大多数共鸣还是因为音乐),绝不绝交根本不是我可以左右的事情,而且我干嘛要去左右?我还没有那么强的控制欲想要把别人基本的情绪表达都掐死在喉咙里。
至于满意不满意,哈哈哈,敢问阁下谁啊?你欠我很多钱吗?要是你们绝交后可以给我五百万那我搞不好会考虑一下表演个满意给你看看,而且很欢迎你继续去和你的朋友们绝交啊。=_,=(喔喔这话又在挑拨了吗,对不起呀我这人说话就是这么欠)

没看见麦这里大部分回复都在劝麦吗?
怎么就看你一个人在这里蹦跶。
明眼人就能看出
您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在火上浇油 挑拨是非


阁下这段话实在逻辑问题很大,乐得我不行,实在懒得复制一遍了所以就按顺序说吧。
首先我这个平时很少串门的人会在这里蹦跶的原因再简单不过,自然是因为迟仔和我蹦跶了一番然后我觉得公主志的编辑们很强很伟大所以也跟着蹦跶了过来呀=v=
不然你以为我像你们那么闲一直蹲在这儿刷博客等着别人来跟你们掐啊?所以下一步是什么?亲友团?快呀快呀我也好想见识一下你们的【小圈子】呀~

话说我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我刚才明明都说得那么清楚了,如果你们在担忧我的散光问题而忽略了自己的弱视问题的话,我不妨再善意地提醒一下——因为你们乱给迟迟扣帽子所以我也气急给你们扣了顶帽子,后来发现扣错了,但是觉得扣错了效果更好于是将错就错!动机心态都这么明显了你们还需要玩这种“真凶就是她!”的游戏吗?毫无技术性可言啊。

其实你们爱怎么攻击我和我那所谓的【小圈子】我都是无所谓,最近大家很喜欢用【小圈子】来区分敌我呢捶手心!如果不是兴致来了按我以往的个性原本是理都不会理的,不过刚巧这周我加班加得比较苦闷,需要找点乐子,所以你们如果真的想要扯到我那所谓的【小圈子】我是完全不介意奉陪的哦。想要我的【小圈子】一起来参加这场实力悬殊的辩论会吗?不要了吧……何必把自己的退路都断得那么难看呢?

说到底我要是真像你们想象得那么用心险恶,再怎么也还不至于要挑你们吧?
真要像你们说的那样把自己在公主志刊了两篇文当回事的话,碰到红爻那事也就不会隔那么久才因为上厕所时随便翻了翻那本样刊才顺道发现如此奇缘从而囧一囧地和迟迟当八卦来说吧?
漫评是迟迟帮你们约的我刚好喜欢skipbeat就写,至于之前把那小说扔给迟迟让她帮我卖(给任意一家)的时候我原本并不觉得我那文合适你们,但她既然帮我把稿子卖出去我就很感谢她,这和对你们刊有多了解完全不需要有关联,我一没加过编辑的Q二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给你们写稿子我何必去了解那么多?之所以会把你们和那四字的刊搞混也完全是出于韩式小说KIRAKIRA的印象。敢问这又怎么会成了挑拨了呢?

所以说到底我也不过才在你们那里刊过两篇,别说你们了我自己都不觉得那是什么值得拿框裱起来炫耀的经历。可是偏偏那么不巧刊了两篇就有一篇在同期出现了抄自己的,这个概率从统计学上难道不应该是一个很值得八卦惊叹的话题么?所以我和迟迟随便八一八笑一笑不也很正常么?但后来迟迟觉得这话题很妙于是拿去跟你们分享这却是我没办法预料的情况,后面这条八卦会八到晋江上更不是我希望的,我写文最大的虚荣心就是希望很多人喜欢看我的文,出于这个动机很多时候我甚至不会排斥那些我不喜欢的刊物,但如果是因为种种八卦而来看的话,谢了请回——所以我实在很不懂我这样的心态到底是多么不堪入目的心态?在你们那上了两篇文我就会觉得自己很伟大的话以我现在的发稿量我是不是早也成仙了?就算我那所谓的【小圈子】让你们觉得很碍眼但我自己压根也不觉得自己是啥人物,就算是啥人物,这点点虚名还不值得我多执着,比起这个我更关心怎么多赚钱来买房子呢。

混过这行的谁不知道抄袭这种事早也见惯不怪了,我刚才提起这事无非是想借此证明你们公主志也并不是完美无暇到和抄袭划清界限的,不需要一边那么义愤填膺地表达自己对抄袭多么不耻,一边又很扔一个抄袭的帽子给你们的作者——而且据说还是你们一直合作的,一直很怎么怎么的朋友。喔糟糕说到这个程度上估计又要被人说成如何挑拨了,嘛倒也是,说教这种事根本不适合我,如果你硬要把我说的重点扭曲到我的险恶用心上,随意吧。我吃饱了撑的没事专门去挑拨你们这个好歹还给我付过稿费的杂志干嘛?就算它稿费不高但是我多存个几百次还是够买一块砖的。

这世界上明眼人其实很少的,因为就算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大家都喜欢凑热闹人云亦云呀。要知道明眼人永远不会以明眼人自居。所以你们期待的明眼人到底都是哪些明眼人呢?好期待。

哇,又写了好多,迟仔你真的不介意我占用你这么多地皮吗?X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丝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22:00:00
 
丝瓜(游客)啊,对了,这样我就完全想起来了。
当时我知道某人那篇文是抄袭的,应该就是小麦同学把木格子你的这篇念念不忘转给我的时候,当时还给了我一个WORD文档看,我比对过之后才囧到确定。你被抄的那篇文据说是发在一个游戏类刊物上的,我记得。这些细节有没有记错我就忘了,呃,不知道公司电脑里还有没有聊天纪录,要不然小麦你有存吗,也帮我核实一下。我记得我当时也有立刻跟小麦解释过,她也该知道我不知情啊,没有告诉你吗?

呃,这就越来越乱了,貌似小麦是说你看了我们的刊才知道自己的文章被抄了,抄您的那篇文,是登在2007年11月的公主志上的,先按下这个2007年11月刊这个时间不提,您是看过我们刊的,按理说不会不知道我们不是火星少女啊,为什么还在看过之后把稿子给小麦让她转给我们?当时沟通时的错误?……

总之这事越来越囧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丝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21:43:00
 
丝瓜(游客)嗯,看到木格子回复中的一些话,似乎曾经在我们刊上发过文,不过因为当时是下班时间,没有仔细查,回到家后特意翻出样书,才想起来,您应该是当年麦迟迟推荐给我的几篇文其中一篇的作者,菜菜这个图编天天约图,记性反而比我这个责编还好……她一直跟我说有您这个人,我一直说我不认得,汗……您的文章,应该是登在2008年7月的公主志上,文的名字叫做念念不忘,署名是木格子,这个稿子是五月或六月投给我的,是这样吧?不好意思因为最近事情太多很多东西容易忘记。

哦,那么我就要在这里道歉一下了,之前我怀疑您故意提起火星少女是想挑拨是非,说不定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大概您可能真没有这个意思,对不起。

5月或6月投过稿,9月份的时候还不知道我们是哪家,呃,我想这位作者你是不是把一开始就把我们刊误会成了火星少女,其实这篇文是投给火星少女的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囧了,小麦估计不认识火星少女的人,你托她帮你投稿子前应该问清楚。要不然稿都登了几个月还不知道发的哪家,那误会就大了。那边的编辑我也不认识,不过火星的官网上应该有投稿方式,您查一下可能能查到。

不过,我们应该有给您发过样书啊,样书和稿费都有收到吗?没有收到的话可以到我们论坛PM我一下,或者通过小麦来找我也行,我帮您向负责这块的人查一下(*^__^*)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八宝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18:48:00
 
八宝菜(游客)抱歉,麦,占用你BLOG资源了=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绿色爬藤植物(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18:48:00
 
绿色爬藤植物(游客)另外,楼下某人你让小麦同学注意,你让我这个还把小麦的博客加在我博客亲友链接的人情何以堪……
说到底,你是想要小麦和我绝交你才满意吗?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此话对格子同学

八宝菜(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18:47:00
 
八宝菜(游客)没看见麦这里大部分回复都在劝麦吗?
怎么就看你一个人在这里蹦跶。
明眼人就能看出
您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在火上浇油 挑拨是非

我们自然比不上当时的您在漫友那个小圈子里过得SOSO滋润
自然比不上您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自然比不上您的用心
当然你的稿子在本刊用得也不多,仅有一篇,这也是我们很庆幸的。
哦,对了如果算上红爻抄袭您的一篇被我们用了,那就是两篇了吧。

关于您9月份的言论,我想这个已经不是针对本刊当年误用了红爻抄袭您 伟大的木格子阁下某篇文的文章。
因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N长时间,而且红爻的文章只是短篇而已。
您,伟大的木格子,用你多年写文的经验看一看,红爻是不是本刊力捧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
这事在NNN久以前就已经完全地通过麦迟迟之手解释清楚。
您也早就知道了吧,明白了吧?
难道还需要我们再解释一遍?


对于你这种的扣帽子,我应该说成 你发明了新的一种扣帽方法:
延迟N月扣帽?

摊手~~~~~~

=_=|||||||||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绿色爬藤植物(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18:45:00
 
绿色爬藤植物(游客)看到楼下的一大段,我只能如下回复:
第一,我们公主志三个字和火星少女四个字之间有区别,如果你能把三个字看成四个字,建议去眼镜店验验是否散光。我更不明白你为何要在回复中扯上火星少女,它做为我们的同类刊,我们一直保持友好的态度。请不要在这一点上继续挑拨。

第二,关于那篇抄袭文,红爻当年和我打成什么样知道内情的人都清楚,她那篇文是在和我打架后一个月发的,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搜一下时间表,如果我知道那篇是抄袭,我绝对会把这件事做为引子打她个不能翻身。维护她故意登她的抄袭文那纯粹要我脑积水才可能发生。因为你的稿件我之前并没有看过,我也不知道那是篇抄袭文,等麦迟迟告诉我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近一年,如果你当时来找我,就算是公主志主打作者的文,我们也会在读编中向你郑重道歉。

第三,根据你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已经承认了对我们杂志的种种评论是无中生有的扣帽子了呢?第四,至于退稿,那是杂志审稿的标准问题,而不是做人有没有量的问题,麦同学的这篇文还是我开口约的,如果退稿不好做人的还有我吧,站在我的立场上如果登稿是更好做人情吧。小麦以前在我们杂志上登的文靠的是自己文的质量而非人情,同样在退稿问题上也不能讲人情要从杂志的立场考虑。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格子(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17:56:00
 
格子(游客)喔哈……迟仔你以后要注意,博客这种东西,虽然是私人的,但也是公开的哟~所以,有不爽也不可以说,就算你憋不住要说,为避免被圣光照到,最好还是加密呀XD。

好吧,看在某楼回帖里有很多内容是直指那段发表于数个月前,说某刊光明正大地纵容自己人抄袭的言论的。真不好意思那段话正是我说的,所以我冒出来了。

必须声明的是,那时候的我实在太孤陋寡闻了,以为贵刊和火星少女是一个档的,所以就自作主张地给你们扣了一顶大帽子,后来发现帽子扣错了,我实在非常惶恐,正想着要不要让迟仔把这些有诽谤嫌疑的话删掉呢,但后来一想——不对呀,他们毁谤迟仔也没有任何表示,我何必表示啥呢,我不过一个小文字民工,“那么大”的杂志不会有功夫看见这句话并且来反驳的。

事实证明我想得太简单了,哎呀呀。如今看到这么义正言辞的反驳,搞得我瞬间觉得自己第一次成功地当了一回挑拨离间的小人,真是好新奇的体验。不过老实讲,指责别人之前,麻烦将心比心一下。

以下引用绿色爬藤植物(游客)在2008-12-10 23:29:00发表的评论:


抄袭这两个字,我看见就想吐,请问把这个帽子扣过来,还有什么别的依据吗?


喔阁下请容我说一句,您太妙了!这句话完美地表达了我当时第一次听到迟迟仔被指抄袭时的感受,所以现在我把同样的话交还给你,就像你现在会觉得想吐而忿忿不平一样,当时的迟仔和她的朋友也是相同的感受。如果贵刊一开始都不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作者和她的朋友又何须理会你们的感受对不?一本杂志就算做到再大牌,也不好太把自己当上帝,只准自己给别人扣帽子却不准别人扣回给你们,到哪里这个道理都讲不通,更何况贵刊也并没有大牌到别人不敢说你们啥的地步。


我觉得如果是真的朋友,就要劝而非火上浇油的挑拨。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性格不太好,朋友如果遇到不爽的事情我一定都是站在朋友角度去考虑问题。除非朋友真的错到非常离谱,否则我绝对都是首当其冲和朋友一个鼻孔出气发泄一通的。迟仔这件事,我觉得她根本没有做错什么,所以我当然不会劝她,结果不劝她就成了火上浇油的挑拨了,直接把问题上升到“她不配做你的朋友”,喂阁下这个帽子也扣得好猛呀XD,你们这么喜欢给人扣帽子,就算被人扣回一两顶又如何呀,你就算打人一拳自己拳头都还会痛呢!所以我原本觉得自己理亏的现在也完全坦然了哇哈哈。


别给我酸溜溜的来一句缺稿所以才不得以为之的说法啊,按照XXX一直的量,说老实话,一向只有稿子看不过来的时候,还真没有缺过稿。等上稿排期等了半年多的稿子也不算很少。请问有必要一边拉着麦同学的文补天窗一边对她差别对待吗?


没有人说你们缺稿哟!要是缺稿的话就不会大卡到拿个设定相撞就可以指抄袭了。不过要说量,这个我就忍不住要说一句,有量是应该的吧,做杂志没有量的话早也倒了嘛。不过做人没有量的话倒还不至于会死就是,所以请你不用担心。稿子看不过来啥的也不是啥值得拿出来说的事情,就好像迟仔就算不在你们那上稿子也不会上不了别家的稿子。差别对待确实是我当时一时气愤(外加搞错了你们的等级)所以说的气话,但是因为上面说过的原因,我现在觉得当初那话说得对,起码有扣了顶不符合实际的帽子还给你们,没错我就是这么有仇必报的鬼性格呢!

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迟迟,我一直会以为你们就是火星少女,后来迟迟帮我推了篇稿子给你们,结果第一次看你们杂志就看到一篇抄自己的文,那种心情真是相当奇妙,这缘分多难得呀XD,百年难遇的巧合呀XD。别人抄自己也许还会觉得很囧,但是如果被指自己抄别人那就是截然不同的情况了,阁下不如换位思考一下再来做个义正言辞的愤青。

因为得到了迟仔的许可,就算在这里回复也没关系,所以我越发没有为自己的言辞表达歉意的意思了蹦跳。你们如果觉得被扣帽子扣得很委屈的话,先把自己给人扣的帽子摘下来先,如何?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S(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10:42:00
 
S(游客)不要太认真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鬼(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2 10:30:00
 
鬼(游客)囧囧的爬过,乃要坚强~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绿色爬藤植物(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10 23:29:00
 
绿色爬藤植物(游客)呃,今天收拾博客,顺道点进来,才顺路看到了你的这篇博。
几个月前的旧事,本来没有重提的必要。不过呢,既然还在置顶,那大概就是还是有气没有消,所以有几句话还是想说一下。

第一,关于稿子那件事情,我只能说那是审稿标准。而且你的那篇文,我当时也说了,并不是说抄袭,只是觉得有点撞因此不合适。但是你因此难受我也要对你说对不起了。我也更要理直气壮地说我们痛恨和鄙视一切抄袭行为。

第二,关于楼下那段发表于数个月前,说我们光明正大地纵容自己人抄袭的言论,我不知此话从何而来。我们刊一向鄙视抄袭,一经发现,永不再用稿。如果是说某梦同学的那篇糖果屋,我可以说一下实话,这文就是因为是要出的一篇图书的第二部,所以才上连载。登它除了做作者之外更是要图书与杂志的双赢效果,连载的这篇文,就是要把出书的那个前部里一些东西再延续并继续下来,给出另一个交代才写的,当时开始连载的时候,某些人大概是出于眼红的原因,又不知道这文其实是个续集,颇上串下跳地给它扣了一阵子帽子,还诬蔑它抄袭,更可笑的是说它抄我家的另一个主打作者的文。敢情这是在我们论坛里玩挑拨离间主打作者的无间道呢。看见这些不晓得真相的人跳来跳去,还挺好玩的。如果一个续集要抄袭别人的文,还真的非常高难度。而且我们傻啊,让一个主打作者去抄自家的另一个主打作者。这不是要得罪自家作者方便让别人挖吗?脑进水才会那么干!虽然当时前作银X一书还没出,稿子早就在我们手里了。当时看到那些不知内情就拼命诬蔑此文,挑拨作者之间关系的帖子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更可笑的是,有的人一边在我们杂志论坛上伪装书迷无中生有诬蔑作者抄袭,一边在暗地里挖该作者的墙角,让她跳槽替自己写稿。确实是一出粉精彩的剧集。此文连载到今天,是不是光明正大问心无愧早就显而易见。抄袭这两个字,我看见就想吐,请问把这个帽子扣过来,还有什么别的依据吗?

第三,我觉得如果是真的朋友,就要劝而非火上浇油的挑拨。小麦同学不爽我还觉得在情理之中,虽然我现在在这里解释,但要是这事搁我身上我也会郁闷两天。什么叫差别对待啊?小麦的稿子至始至终都是我很诚心向她约的,我如果不想要她的稿何必要向她约再往上发呢?如果真的想为难的话,第一篇不过就完了,又何必要发了很多之后才忽然如此呢?笑,别给我酸溜溜的来一句缺稿所以才不得以为之的说法啊,按照XXX一直的量,说老实话,一向只有稿子看不过来的时候,还真没有缺过稿。等上稿排期等了半年多的稿子也不算很少。请问有必要一边拉着麦同学的文补天窗一边对她差别对待吗?

至于主打连载就是自己人的说法,笑,你见过没有主打作品的杂志吗?但是杂志只靠主打连载就能好卖吗?短篇文更是很重要的,对短篇的要求有时候更要比长篇还高。做刊就是靠作者和读者。不管是哪个作者都要诚心对待,否则是混不下去的。包括就算作者和编辑之间突然有了私人恩怨到了互殴的地步,这个作者该在杂志上登的文也不会被撤,该有什么待遇还是会有什么待遇。如果真的只哄某些人眼中的自己人,我们也不可能做到今天。再笑,你又知不知道,有的短篇作者的稿费,是要比某些人口中的我们自己人高很多的,只是因为这个作者的文字够好。所以不要阴测测地说一些自以为是其实根本沾不到内情的话,这样只会显得很无知。

最后,就是找住处那件事,这个小麦你要想不开我私下再和你解释……= =
不好意思在你博客里耍愤青了……
爬走……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nilren(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2-6 16:51:00
 
nilren(游客)静静,你长大了~~



………………我要看大S的COS照片口牙!!!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维(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1-15 5:22:00
 
维(游客)虽然好像没什么资格说什么……不过,嗯,要振作哈^^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兰同学(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0-31 17:30:00
 
兰同学(游客)因为西湖的博客彻底地废了,所以更少地关注你这边的情况了,也是在暖同学的告知下,才爬来详细地看了事情的原委,虽然晚了一点,但我还是要说,表气了。。那些不快乐的事情都忘掉吧,我们都不要被一些无聊的人无聊的事情束缚住前进的脚步。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ishidakanan发表评论于2008-10-17 0:57:00
 
ishidakanan=V=,来,给你听眯眯眼~ 

            

 Re:一些话

囧豆腐(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0-15 23:27:00
 
囧豆腐(游客)大家……都好爱你呢!
这样沉重的爱让我好即肚好即肚呢~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orange(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0-10 19:46:00
 
orange(游客)亲爱的迟,很久没过来这边看了。你过的还好吧。
为什么老是觉得自己有问题呢,我觉得你挺好的。必要的时候需要给予自己肯定,生活中不公平的事情多得很,有时候能够释然的一笑置之很重要。不过,也许我没有这个立场来说一些事情,你有纯洁的理想也愿意为之付出很多的努力,我其实是不太尊重这个行业的。所以,无论是付出什么,得到什么,好象都与我没有太大关联,而结交的朋友,也像生命里的过客一般,留下痕迹的很少。所以,抱着这样的态度去处事,加上以前又是自己放弃了稳定的工作,发现得到的东西和期望远远不符的时候,就容易把怨气栽到别人身上。现在回头想来,某个贱人好象也没那么贱,某些争执好象自己也有错,但这对于今天的我而言,都已经无所谓了,甚至连解释都不想,因为我从来都不曾真正的跟这个圈子有交界,自然也不会去在意太多了。
你很像某个理想化的我自己,直率执著且认真,给我的感觉和初见的印象一样很是特别。能够一直坚持走某条路的人,也是满勇敢的吧。希望你能过的好,付出的努力能够尽快得到认同,痛并快乐着。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李寒(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10-8 9:52:00
 
李寒(游客)好久没来看这个博客,今天来居然看到这么多字。我也冒昧的写一些我的看法吧。我常常通过看别人的日记,反过来诠释和自省我的生活。我也冒昧的写一些我的看法吧。

虽说咱们算不上多知交,但是毕竟也相处过那么一两年。我客观而不带任何偏向的说,你的性格中,确实还有一些需要改进的成分。这几年,或许因为已经成家并且逐渐在成熟的缘故,我也常常反省自己的性格。现在的我,不想否定自己性格中一些BH的成分,但是有时候想想,在工作中,为人处世中,确实有那种如果当时更柔和更圆滑一些就好了的感觉。也许别人怎么看待我,或者怎么对待我,都不太能影响我。但是从我自己的角度说,哪怕厌恶一个人,我也觉得很累很费精力。如果能避免这些情绪、是非。岂不是更好。

每个人都与自己的个性,只要是不涉及原则性错误的,每个人都有权利骄傲的保持自己的个性,但是,我还是觉得,当某种性格可大可小地影响到你的生活的时候,我们还是最好不要执着一面“我就是酱紫”的大旗,或者姿态上可以如此,未尝不是一种乐趣。但是心底,还是得非常清楚自己的不足。这话是对你说,更是我这两年对自己说的。

如果说我对你的看法,首先你肯定还是一个善良而有原则的人,如果不是如此,我绝对不会BH地写这么多。但是我觉得你很敏感而且防卫心也强。你是一个细腻的人,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你放不过自己,也放不过别人,(当然这很难做到)。这表现在,一方面,你拒绝不了别人,但是另外一方面,又会偶尔地回想起来,不甘心、不情愿。预期这样,不如一开始就说不,至少你自己心里会比较痛快。

在人与人的相处中,我一直相信,别人对你不好,或者淡漠是应该的。这世界上我们都是孤独的个体,谁也不欠我的。所以有人对我的好的时候,当然感激。但是,别人对我差的时候,也是非常正常的。我一直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却很在乎自己真心的感受和舒适。我建议你以后,在对待自己的态度上,更分明一些。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说出来。与其对人一团和气的敷衍(虽然明明心里很在意,但是又不想显得不随和),不如先让自己的心痛快。还有就是,把对别人的要求,低些,再低些。不知道是否因为少年的时候被好朋友辜负过,我从来对朋友、所谓的认识的人、甚至看上去交好的人,都不抱什么需求。搬家也好,有困难也好,从没指望着谁会帮助我。甚至,我对自己的丈夫,都不会有那种我是你妻子所以你要帮我如何如何,为我如何如何的心情。总之,就是少提要求,一切自愿。

恩,关于写作,我是这样想的。不为了证明什么,也不要为难自己。如果你觉得不得不写,只有写才快乐。那么你就继续。如果不,你就等待,去做点其他事情。毕竟我们有漫长的一生,只要你想写,就可以写。我自己是这么想的,我从来没放弃过写的需求,但是我学会不为难自己。顺其自然。毕竟写是为了生活(不是指稿费、物质),而生活不仅仅是写。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格子(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9-29 13:56:00
 
格子(游客)还是那句话,他们可以把手底下要捧的人的所有抄袭举动都正大光明化,却可以把设定撞车这种事放大成可耻的抄袭,这种差别待遇本身就没啥好说的。别太把他们当回事啦,摸摸=3=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豆腐(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9-26 21:58:00
 
豆腐(游客)用很矫情的话来说,即使你的东西不是最最精彩,也让人觉得很温暖。即使我不是编辑,也不知道什么流行啊符合读者口味啊,我还是很爱你温暖的小情绪。=3=
所以,不要伤心拉。555,为什么不来嘛,为什么不来嘛,俺好思念你呀TAT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摸你呀(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9-26 21:44:00
 
摸你呀(游客)你这个面团,捏捏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一些话

暖暖(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9-26 21:33:00
 
暖暖(游客)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一些旧事,想起来也是徒增烦恼。
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并没有错,所以你也不用介意太多,我最近想了很多。
不管多么不快乐的事情,我们始终都得向前看。
于是就记得那些开心的事情好了。
哎,关于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说啥好了,反正都还是挺囧挺囧的。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共惜流年留不得,且環流水醉流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